胧月夜

蝶盲[飞蛾]2

私设如山,慎入

美智子有点懵,她之所以拉住少女的手,是因为她看见了少女揣在百褶裙口袋里的,和她拿到的那份邀请函一模一样的信封,所以美智子想也许少女可以带她去到那个庄园。可是她应该怎么向少女说明呢,万一少女收到的信和她的根本不一样,只是信封相同呢。想到这里,美智子有点懊恼了。
少女一脸惊讶地望着美智子,漂亮而没有焦距双眼瞪得大大的,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因惊讶而颤抖着。
“请。。。请问?”少女细声像美智子询问,“有。。。有什么事吗?”可是美智子听不懂。美智子试着用她唯一会的一句外国话回应少女“我是日本人。”
她本以为少女大概会摇摇头然后离去,没想到少女露出了兴奋的微笑,用有点蹩脚的日语回应到“你好,我正好会一点点日语,请问有什么事吗?”美智子惊讶极了,一个盲人,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孩,竟然掌握了一门外语,要知道,大多数身体健全的人要在那么轻的年纪掌握一门外语都是很困难的。美智子赶紧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没想到少女马上点点头说她也正准备去那里,她们可以结伴同去。
说罢,少女牵起了美智子的手,又对她笑了笑,尽管她的脸并没有很准确地对着美智子的脸。
那一瞬间,美智子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怎么称呼您呢?”
“美智子,你叫什么名字呢”
“海伦娜”
海伦娜,多好听的名字,尽管美智子现在甚至无法很准确地把这个名字读好,可是她仍然觉得这是个好名字,或许是因为这几个音节是从少女花瓣般娇艳的嘴唇里吐出的。
看着少女小而尖的脸蛋,淡褐色的雀斑,少女小巧而苍白的手,还有那双美得像玻璃工艺品的眼睛,美智子感到一阵以前从未感受过的悸动。

蝶盲[飞蛾]1

ooc预警~( ̄▽ ̄~)~

即使身处无尽的黑暗,也依然向往光明。


美智子一直觉得自己活着大概不会再有好事发生了,直到在英国遇到了那个女孩。

那是一个阴沉沉的下午,黏糊糊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美智子穿着一件抹了香油的黑色雨衣,提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慢悠悠地走下了巨大的轮船,径直朝着那个不详的庄园走去。
大概两个月前,美智子收到了一个来自英国的邀请,邀请她去参加某个神秘的仪式,并且可以获得高额酬金。虽然孤身一人去往异国生活是件十分困难的事,但对于现在几乎已失去所有的美智子来说,这点困难实在不算什么,毕竟可以挣好大一笔钱,说不定还可以在异国定居。想着想着,美智子发现自己迷路了。
美智子向四下张望,周围都是匆匆赶路的英国人,没有人可以为她指路,她有点恼火了。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小腿被棍子之类的东西轻轻打了两下。
美智子有点恼火地回头,只见一个戴着蓝色帽子和眼镜的红发少女。少女像是没有看见美智子恼怒的神色似的,又用那根棍子敲击美智子的腰部。
美智子突然发现少女似乎看不见她,接着,她听见少女慌慌张张地用她听不懂的外国话说什么后,就缩着身子给她鞠了一躬。就在少女快要走开的时候,美智子做了一件改变了她接下来命运的事,一件小,却事关重大的事,她拉住了少女的手。

看魔道祖师的动画,再一次被它的魅力所折服。现在的网络小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魔道祖师完全颠覆了我以往对网络小说的认识。很明显,魔道并不是一部以取悦读者为要义的小说,也不是为虐而虐的情爱故事,它很好地展示了各类人不同思想观念的碰撞与融合,道义、友情、亲情,每个人的认知都不一样,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也都不同。正是这些不同使角色们在面对命运中的悲剧与考验时做出不同的取舍,每个人想要留下的东西都不一样,想要舍弃的也都不同,这些无法调和的冲突最终酿成了悲剧。但作者相信这些问题最终会在真相大白时得到解决,最终会被时间冲淡,因此她安排了一个还算圆满的结局。作者以这样的方式展示了一个可以用“同道殊途”四个字来概括的独特故事。它不以娱乐大众为目的,却以其独特而深刻的情节赢得了大众